????一场有惊无险的围攻以策划者们如此悲壮的结局而落幕,这是很多人都始料未及的。只是匆匆从双子城回京城前来为这场戏收官的李云道,只在家门口短暂地与蔡家女子温存片刻后,便立刻赶赴下一处需要自己出现的地方。

????那处硝烟弥漫的研究所在黑夜中如同一头被人打残的猛兽,虽奄奄一息,但依旧存在着可能派上大用场的价值,在清理完了现场后,贾牧第一时间向李云道汇报了现场的状况,而后李云道便决定要亲自去那处伪装成研究所的岛国情报分支里看看。

????大约一个钟头后,李云道站在了那并不算高的小楼的正前方,借着月色,抬头看着那“研究所”的字样,不由得皱了皱眉,轻声呢喃道:“偌大的华夏大地上,究竟还有多少处这类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地方?”

????身后随他而来的二部众人随之微微色变。今夜注定了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那些心怀鬼胎的人究竟还是会惶惶不安起来——从李云道毫无征兆地离开京城飞赴双子城开始,有些人便觉得这是年轻二部掌舵人走向溃败的开端,只是到如今,无论是从双子城那边传回来的消息,还是今晚这场由他的秘书亲自督导的对异国间谍组织的清洗,都无一例外地佐证着之前在京城中流传着的关于这个年轻人的一切,雷厉风行,心思缜密,尤其擅长揣摩和操纵人心……也许将那些用在古代儒将和阴谋家们身上的溢美之词都用在他的身上都不为过。

????此时跟着他踏入这处在京城据说已经活跃了近十年的岛国情报秘密分支,众人觉得走在最前方的那个身影,竟前所未有的彪悍和强大。

????空气中的硝烟味和血腥味还未曾消散,一些办公家具和地板上还残留着刚刚战斗留下的痕迹,不时还能看到在灯光下已经凝结成深褐色的血泊。二部工作人员的效率向来很高,尸体已经被二部的人在很短的时间内拉走了,一些文件零乱地散落在地板上,有些还沾了血,李云道随意地捡起一张看了看,而后将它交给身后的贾牧,吩咐道:“把这里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搬走,一件也不能少!”他往前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众人的脚步也不约而同地微微一滞,都不解地看着前方东张西望的年轻顶头上司。

????“有没有排查过这里可能存在的密室?”他环视四周,突然问道。

????“已经用热能探测仪看过了,目前没有发现异样……”贾牧顿了顿,又补充道,“但是也不排除他们使用了某些最新科技的材料,所以我让人从楼下的房间开始,一片墙一片墙地排查,若是有异常,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李云道点点头,谁也没有注意,他转过身去的时候,鼻头微微耸动了两下,而后,他突然抬头看向斜上方天花板角落里的一枚监控,眼神犀利。

????同样在密室内盯着监视器屏幕的渡边次郎眼皮子微微一颤,而后心

????中用无数个声音告诉自己,这人是不可能发现他们的。

????小井崛口站在他身侧偏后一些的位置,看着屏幕上那年轻男子似笑非笑的眼神,而后大惊失色:“他发现了……”

????渡边次郎死死盯住屏幕,却见那年轻男子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而后便如同这个国家大多数的当权者那般,带着一众部下走马观花。

????直到那年轻男子已经带着一众人往楼下走时,躲在密室中的两人才同时吁了口气。

????渡边次郎的右手里握着一把武士刀,此时用手握着的刀柄上满是汗水,而小井崛口手中的枪把上也一样满是手汗。

????不知为何,刚刚隔着屏幕与那人的一次对视,竟让这两位在情报界叱诧风云多年的老特工都产生了一股子战栗之意。

????“渡边君,我觉得刚刚的计划,是不是要修改一下?”小井崛口心有余悸地说道,“如今这里其他人都死了,只剩下你我二人,换个说法的话,那就是外面那些同仁都是为了保住你我才英勇牺牲的。我们若是为了刺杀那个‘阎王’死在了这里,岂不是太对不起外面牺牲的那些同仁?”

????渡边次郎此时也改变了主意,一方面是那“阎王”是带着一众二部下属出现的,若他身边只有一两人,他横下心也就照之前与小井崛口商量的计划执行了,另一方面他觉得小井崛口说得很对,就算成功刺杀了这位“阎王”,自己与小井也还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那么之前主动迎敌的那些同仁们的牺牲就显得太不值得了。

????他狠狠握紧了拳头,喃喃道:“现在,只能期望那个华夏人能遵守自己的诺言,把那件事情进行到底,如此也不枉费我们这么多天的忙碌了。”

????小井崛口用力点头,而后眼中露出一丝隐隐的忧色:“村长那边,怕是凶多吉少了,如今这个煞星又回了京城,局势怕是又要变了……”

????渡边次郎用力挥动手上的武士刀:“我恨不得现在就出去,将其碎尸万段。”

????小井崛口安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你我二人还在,一旦跟其他分支联络上,照样可以发挥我们的作用。而且如今京城站工作人员尽数牺牲,这件事情还要尽快向东京汇报。京城是华夏都城,若是在这里少了眼睛和耳朵,在两国竞争中帝国将处于极不利的地位,所以重新组建京城分支也将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所以,渡边君,你我二人不能就这样白白牺牲,帝国还有很多使命等着我们这样优秀的人才去完成。”

????渡边次郎深深地吸了口气,环视了一圈密室里存着的各类秘密文档,才点点头道:“也对,我们还活着,至少能保证这些东西暂时不会落入敌人手里。”

????这两人相互安慰着的时候,李云道已经带着二部一行人走出这处研究所大楼。原本走下来的时候,众人有说有笑,毕竟这是李云道继位以来

????的第一场大捷,捣毁对方如此规模的情报分支,哪怕是放在秦孤鹤时代,那也是一场了不得的大胜利。只是一出了大楼,离开大楼监控的范围,李云道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派人盯住,里面还有漏网之鱼,但不要打草惊蛇,也许这次能顺藤摸瓜,牵出一串蚂蚱!”待众人都散去,李云道才吩咐道。

????贾牧闻言,吓了一大跳,想到刚刚还陪着老板在里头走了一遭,要是对方手里还有炸弹一类的武器,后果将不堪设想。想到这里,贾牧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点头道:“我马上派人来盯着。”

????坐在汽车后座的李云道眯眼打量着夜色中的那栋小楼:“岛国人的野心又开始作祟了,得一次将他们打怕了,否则昔日的悲剧也许还会再度重演。走吧,去会会那位顾先生。”

????顾先生原名顾鹰,年轻时便是西北一带跨省逃窜的悍匪,不过那时候他们有三兄弟,多次作案都是他出主意另外两人出力,在警方的数度围剿中,出力的两人一死一伤,只有顾鹰男扮女装逃出升天,而后一直活跃在西南边境,打家劫舍贩卖毒品几乎无恶不作。三十五岁后,顾鹰麾下已经集结了一群所谓的“志同道合”的悍匪,在一次无意中接了国外一个情报组织的大单后,便找到了一条“独特”的生财之路。

????像他这般刀口舔血的大枭其实早就对危险有了极敏感的嗅觉,只是这一次除了制作炸弹的工程师身上出了一些问题外,其余的事情都按步就班、有条不紊地推进到今日。

????这天夜里,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起来在阳台上抽了根烟,却陡然发现周围连狗吠猫叫的声音都消失得一干二净,更不用说楼下大排档时常传来的喧嚣声了。

????他立刻意识到了事态有变,几乎想都没想,转身回房间拿了一只早已经准备好的背包就往门外走。

????只是门一打开,就看到了一张他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的微笑面孔。

????“顾先生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云道。”那年轻人微笑着介绍他自己,还伸出了手,仿佛是商场上谈判的甲乙双方。

????顾先生转身就想跑,却只觉得两只膝盖同时吃痛,一个踉跄便扑倒在地,惊恐地翻过身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手枪。

????只是还没等他扣住扳机,一个身影便已经如同闪电般窜到了他的面前,未等他反应过来,便已经将那枪夺了过去。巨大的力道扯得他手指生疼,再仔细看时,才发现是一个少年模样的年轻人。

????“就知道用枪,还有没有点脸皮!”龙五有些气极败坏。刚刚他目睹了李云道用双枪直击逼退了三大宗师级高手,心中颇为不平衡,此时将怒力撒到了眼前这位顾先生的身上,力道也就没有丝毫地保留,生生将枪从对方抽走时,当真几乎将对方的手指直接拉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