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寒风呼啸,雪花飞溅。@无限好文:尽在格格党

????农历大年三十的夜晚格外漆黑,就连月亮不仔细寻找都无法看见,好在满地银装素裹,到处都是白色,苍茫一片,从物理学角度上讲白色是反光性最好的,加之耳边时不时响起的烟花爆竹,勉强让环境不那么萧瑟。

????曾经的芙蓉山庄,现在的刘宅。

????楼体内部虽说经历过大幅度翻修,外部却没有多大变化,包括整个山庄内的整体布局,就在楼侧面有一个松树林,有二十几颗松树,树林之中又几个石凳,还有一个石桌,夏天时是休闲放松的好去处,喝喝茶、吹吹风,很是惬意,但在零下三十五度、一盆凉水掉地上就会冻成冰碴的夜晚里,这里确实不是喜人的地方,只有傻子会坐。

????偏偏,此时就有一个傻子坐在这里。

????穿着传说中最抗风的军大衣,头上戴着一顶已经很罕见的狗皮帽子,他冻得瑟瑟发抖,却还吸着烟,眼睛茫然的盯着前方,看起来像是被遗忘在角落里的人。

????没错,这个人正是刘飞阳。

????他并不是被遗忘、而是无法承受人们的热情,不得不躲出来,也给自己降降温,不至于头脑一热做出傻事来。

????安然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

????当然是!

????柳青青是一条野鸡脖蛇、是妖精,天底下只有想不出来的、没有她做不出来的,可就这样一个人,最终刘飞阳明媒正娶的是安然,而不是她。

????秦芳是大家闺秀,从小就接触战斗机、坦克,耳濡目染也是战术战略之类的问题,可在当年还是被击溃心理防线,主动选择放弃。

????这么多年过去。

????两人死性不改,在未成谋面的几年之后,刚刚见面就能达成战略上的一致,不得不承认在聪明女人之中都是佼佼者,可她们的对手是安然,那就太过悲哀了。

????安然的聪明之处在于充分理解十四个字: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并能把这十四个字运用到淋漓尽致、炉火纯青,纵观她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

????最开始与刘飞阳在一起时:她能忍着,让刘飞阳与柳青青暧昧不清。

????当刘飞阳取得进展时:她会堂而皇之的与柳青青针锋相对。

????后来刘飞阳不得不依靠秦家,她能在最恰当的时候选择离开。

????最后又能忍受寂寞,静观其变的让刘飞阳来找自己。

????今天。

????面对两人的连手施压,看透形势的她根本不给两人开始进攻的机会,主动说出“人归先妻”然后飘飘然离去,意思很简单“活着的时候我就不管了…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必须跟我埋在一起,你们只能单立坟头”

????关于这点,没人有异议,也没人敢有异议,毕竟她才是刘飞阳明媒正娶的老婆。

????这句话,让两人瞬间看到希望,同时联盟也瞬间瓦解,安然的退步,已经让她们没有联合的前提,所以今天晚饭,刘飞阳自认为都是朋友,但柳青青和秦芳争着给自己夹菜的动作,已经证明了她们绝对不只是想把关系停留在这一步…

????好不容易熬过了晚饭,连晚会都没看,刘飞阳急忙忙的要躲回卧室脱离战场。

????谁成想,安然率先一步回到卧室,并且把门锁上,根本不让他进!

????或许有赌气的成分,更绝的是,今夜睡哪是个大问题?

????房间太多,但是能心安理得睡觉的房间没有。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剩下的那两个娘们要争宠,柳青青让两个孩子在外面敲门叫爸爸开不开门?秦芳坐在门外抹眼泪开不开门?

????开门之后能不能保住贞洁就不一定了。

????安然够狠,除了让她俩联盟瓦解,还变成了争风吃醋的对立方。

????让刘飞阳憋屈的是,我他妈招谁惹谁了?跟她们真的没有什么,偏偏女人闯进了家门不是媳妇也是媳妇,传出去还以为自己是个随随便便的人…怎么可能?

????想到这些,刘飞阳就忍不住再点一支,恶狠狠的吸了两口。

????零下三十五度的夜晚冻得骨头生疼。

????坐在石凳上的屁股也没了知觉,他变了个动作,蹲到石凳上,身体蜷缩成一团能暖和一些,如果被人看到堂堂的飞阳集团大老板,在大年三十的夜晚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恐怕不止会大跌眼镜,更会被人笑掉大牙。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依稀走来的人影个子不高,还有些微微佝偻,不用猜,刘飞阳打眼一看,就知道这是管家。

????管家每天都会等到所有人都休息之后才休息,今天本已经回到房间,却被楼里人人询问刘飞阳的声音给逼出来,不得不亲自出马,来到这个刘飞阳每次遇到问题,就会来到的地方。

????走到跟前,轻声道“老爷,外面天冷,回去吧!”

????“咋回去?”

????刘飞阳没好气的回一句。

????管家已经在这个家里多年,俨然已经成为家里的一份子,所以说话也不太需要注意,就连形象也不需要注意,还是蹲在石凳上,蜷缩成一团。

????愤愤又道“两只母老虎,不对,是三只…我怎么办?睡客房,她们能把门砸开,睡柳青青房间,按照秦芳的性子能坐门外哭一宿,睡秦芳房间,柳青青能让思阳那个小兔崽子在门外撒尿,安然又不让我进房门,你说我睡哪?”

????管家面色一阵难看,这确实是个很大的难题。

????轻声回道“确实是个难题,可…身体要紧,总不能在这里呆一夜,天太冷,时间长会冻坏的…”

????刘飞阳也不愿意在这里蹲着,谁不想舒舒服服躺在床上,这都是没办法的办法。

????“哎…”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多大的风浪都见过,唯独对眼前的场面没办法解决。

????管家灵机一动的提议道“要不然抽签?”

????刘飞阳脸色一黑,确实是个办法,可当自己是什么了?

????管家思绪如潮涌,又道“要不然…前半夜、后半夜?”

????刘飞阳的烟头都熄灭了,人到一定年纪,最重要的事学会爱惜身体…

????管家再道“要不然,排个日程表?”

????“其实还有最后的办法,就是一起…”

????刘飞阳彻底无语了,只能悻悻道“我想想吧!”

????房间里。

????二楼客厅。

????一楼都是管家房、保姆房,在夜里没人会来到二楼,所以作为“主人”不用顾忌。

????还是那个回形沙发。

????柳青青在左,秦芳在右。

????两人对视着,一言不发。

????柳青青不再是来时的朴素样子,她刚刚洗过澡,头发已经被吹干,长发披肩,还特意做了个波浪卷,对着镜子精心描绘了近一个小时,已经快十年不怎么化妆的她,今夜重新打开化妆包,拿出那深色的唇彩,涂抹在嘴唇上,红唇一如当年摄人心魄,让人看一眼,就会沉浸在其中,她花了眼影,不是很重,使那一双眼睛,越发的高贵神秘。

????换上一身黑色真丝睡衣,不是很长,把那双在中水县非常着名的长腿,裸露在空气中,上身也露出一丝让人想入非非的暗示,她靠在沙发上,慵懒的等待着…

????而秦芳。

????与柳青青的恰好相反,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真丝睡衣,看起来大有几分清纯,其实用清纯来形容并不为过,毕竟还是“女孩”白色的衣服与奶白色温润的皮肤要遥相呼应,好似又融为一体,她也靠在沙发上,脸上并没化太浓的妆,可这并不代表没有精心准备,身上喷了清新脱俗的香水,头发盘起来,宛若璀璨星空的眼睛,望穿秋水的等待归人,她并不显得慵懒。

????是有些着急。

????两人怎么能看不出这是安然故意使出的办法,可知道也没有其他办法,这是阳谋,不是阴谋,看透了是圈套也得义无反顾的跳进去,除此之外毫无选择。

????柳青青的身子向前一探,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高脚杯,里面有红酒。

????终于开口道“飞阳曾经说过…最喜欢看我喝酒时的优雅样子,满足了他对女人的一切幻想,而今天晚餐我只是小酌了几倍,今夜才是我们把酒言欢的开始,我劝你乖乖回房间吧,继续在这里等待,最终只能是徒劳,因为你根本就不懂男人需要什么…你还嫩,得学着点…”

????秦芳没动。

????对柳青青的挑衅并不喜形于色。

????当年她知道,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给了这个人就没了另外一个人的位置,年轻时不知道争取,经过这么多年也已经看透,有些人…真的得抢,所以在她出现在惠北的一刻,就做好了直面安然的准备,更别说是柳青青了。

????古井不波的回道“正因为我什么都不懂,所以更有吸引力…当年我能不出手,就让你迫于我的威压主动选择离开,今天也是,如果识趣还是赶紧回去,否则到最后丢脸的只能是你自己…”

????“呵呵…”

????柳青青妩媚的笑了笑,放下高脚杯,从沙发旁边拿起一盒烟,抽出一支放到嘴里,不熟练,却也不生涩的吸了一口,盯着烟头挑眉道“知道这是什么嘛?万宝路…从我认识飞阳的那天起,我就好这口,你猜我有多少次把烟雾轻轻吐到飞阳脸上?他就喜欢我这个样子,说是特别狂野,让他有征服欲…”

????“而你…”

????柳青青摇摇头,没把后半段话说出来。

????秦芳仍旧不生气,针尖对麦芒,继续回应道“你说的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你们多少年没见了?一年、五年、还是十年?他现在喜欢什么,你根本不知道,而我这些年在干什么?我在与他联系,知道他所有的喜怒哀愁,更知道他最反感、最厌恶什么…”

????“你?…已经落伍了!”

????“笑话!”

????柳青青挑眉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以前喜欢什么,改不了,这辈子都改不了,你即使陪他这么多年,也无法知道他心里真正在想什么,而我,是触及到他灵魂的女人…”

????秦芳冷哼一声,道“所以呢,还不是只能在这里等待?如果你真的触及到他灵魂,还用在这里,早就回到房间里休息了,我劝你不要太过自恋…”

????“哒哒哒…”

????两人正说着。

????就听楼梯传来脚步声,这脚步声让两人其齐刷刷转头,盯着来人。

????楼梯上的人并没走上二楼,刚刚把脑袋越过,就赶紧向下走一步,来人正是刚刚从松林里回来的管家,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道“柳女士、秦女士…老爷他已经在外面坐了快一个半小时,天太冷,我又劝不回来…所以,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

????两人闻言,同时对视一眼。

????刚刚找不到刘飞阳时就已经发现问题所在,但都没主动出击,她们更倾向于在心理上击垮对方,先一步占领上风,所以等待着,让刘飞阳主动选择,看更爱谁多一点。

????两人对视中,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无奈、不甘心、但又有些心疼的表情。

????足足过了十几秒,还是没人开口。

????都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刘飞阳还是不会回来,这时候必须得拿出一个对策。

????或是一方主动放弃。

????“你打算怎么办,还不主动离开,让飞阳在外面受冻?”

????仍旧是柳青青主动开口,只要秦芳回到房间,她就有理由把外面的男人哄骗到自己房间,并且保证不会被打扰。

????“你为什么不主动放弃?”

????秦芳微微不快,又道“我这个人,做事只追求两个字,公平!某些事安然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他人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格,所以要得到就都得到,要是得不到就都得不到,没有我一方放弃的理由!”

????“煮熟的鸭子,嘴硬!”

????柳青青带着丝丝火气,迅速站起来,秦芳本以为她是要放弃,心中正欣喜,却看到她从一旁的衣架上,拿起衣服套在身上,看架势是要下楼。

????这个不守规矩的娘们,又开始不守规矩了!

????“柳青青!”

????秦芳见状,顿时火冒三丈,她不甘心落后,迅速站起来,拿起一件貌似是刘飞阳挂在外面的衣服,穿在身上,迅猛追下去。

????站在楼梯上的管家还没来的及回避,就看两道风从身边路过。

????一瞬间,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

????回想着刚才的一幕,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黑一白、就在她们身后的房间里,还睡着一个被称为“老大”的人…

????现在的老大是否被惊醒不知道。

????但这一黑一白已经主动出击了。

????要从外面带回来一位“可怜人”

????越想越觉得诡异,管家的后背嗖嗖冒冷风,只能心里暗暗道“老爷子,你要顺从,不能反抗,争取宽大处理…”

????ps:按照计划是明天发新书的,可上周五开始稿子大修,已经修完了,但是得周一才能审批,这其中会不会耽误时间,我暂时还不敢不确定,如果明天确定发不出来新书,番外一定会有的...如果发出来了,就得等等,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