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蛟老实了,司机却从后视镜里看见这个乘客自言自语,还幼稚的学滴滴声,心里把西门靖当成了精神病,一紧张差点把油门当成了刹车。(百度搜索"G g d O W N"每天看最新章节.)

????西门靖跟武骢碰了头,发信息让黄狄和夏柘藤回去休息。

????武骢一个劲的向西门靖身后看,问道:“你那帮手呢?”

????西门靖一耸肩,说:“山人自有妙计,走武哥,咱去那小子家看看。”

????“这时候还早,等会都睡了咱们再行动。”武骢把西门靖拉进了一家便民超市,弄了两碗泡面,坐在休息区吃了起来。

????吃完面,武骢看看四周无人,拿出那本《武经总略》,递给西门靖,说道:“这东西,千万别在人前露,不得了,闹不好会惹祸上身!”

????西门靖却没接,一笑说道:“哥们,这就是送你的,反正你学武,你看着练练,要是行就留下,觉得上面胡说八道就扔了,没啥大不了的。”

????武骢神色郑重的说:“我不问这书的来路,但是要告诉你,这书真不简单,可以说包罗万象,总略二字不是虚夸,你还是自己收好了吧。”

????“武哥,我那两把刷子还是你教的呢,这书给我,不是等于明珠暗投吗,你留着学,赶学会了再教我不是一样?”

????武骢一想也是正理,郑重其事的将书收好,脸上难掩喜色,激动的说道:“我自从练武以来,遇到许多难题,有了这本书,将来在武道上或许能走上一个巅峰也未可知。”

????西门靖给武骢这本书,不光是让他学会教自己,也有宝剑赠烈士的意思,还有一点就是,不管武学还是玄学,最后都殊途同归,修炼到极致结局是一样的,所以西门靖想用武道和玄学相互印证,互补长短。

????西门靖见武骢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武哥是不是想问,今天来这里究竟干嘛?”

????武骢微微一笑,收拾起两个方便面捅,扔进了垃圾箱,一句话没说。他心里明白,假如西门靖想告诉他,不用问也会说,现在没说也许是时机未到。

????夜深人静之时,两个黑影悄悄的潜入了一栋居民楼。他们像是受过严格训练一样,动作迅速、隐蔽,脚步落地无声如同鬼魅一般。

????黑影来到单元配电盒前面,他们相互对望一眼,前面体型壮硕的黑影竖起大拇指点了点头。后面身材修长的黑影,将六零一的电闸拉了下来。微弱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们脸上,只见两人都带着黑布面罩,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

????拉电闸,跟过去盗门的投石问路是一个道理,假如家中有人,突然停电,必定会出门看电闸。

????两人迅速隐蔽在一旁,等了许久,发现没有任何动静,看来他家真的没人又或者睡着了。他们轻若灵猫的奔上六楼,身材修长的黑影戴上橡胶手套,从怀里掏出一只黑色小包,打开里面是各种精巧工具。

????假如有专业人士在场,肯定认得,这些都是开门的工具,也叫万能钥匙。

????三下五除二,黑影打开了房门,两人几乎是同时闪了进去,回手又关上了门。这是一套典型的两室一厅,进门是玄关,右手是客厅和两间卧室,左手方向是厨房卫生间。

????两人站在玄关处,身材修长的黑影,冲着另一人做了个动作,让他等在门口,自己慢慢的贴着墙根,向客厅里面走去。

????进入客厅的黑影,正是西门靖。他慢慢的从怀里抽出直刀,护在身前。客厅内除了一张旧木桌两把椅子空无一物,两间卧室的门都虚掩着,暖气也没供应整套房子冷如冰窖,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此时的西门靖各种感官已经远超常人,房间里面有没有活人呼吸他都能察觉到,但是此时整套房子内,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个呼吸,那就是武骢,别无他人。看样子王晓刚真的不在,西门靖心里凉了半截。

????今天秦韵儿给的王晓刚家庭资料上说,他与父母一起住在这套房内,难道他们一家人都不在?推开一扇虚掩的门,西门靖探头一看,房间里摆着单人床、书架、写字桌、衣柜,这应该是王晓刚的房间。

????仔细的搜了搜王晓刚卧室,一切十分平常,就像是普通男孩子的卧室一样,各种书籍、脏衣服、臭袜子,杂乱的随意丢弃。灰尘也不多,主人应该离开没多久。没发现任何惹眼的东西,西门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这次是不是来错了,不过临走前还是小心翼翼的收集了一本王晓刚的作业本和一只手套。

????抱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心思,他又来到主卧室门前,这里面应该是王晓刚父母的卧室,大门虚掩着,留着半尺多宽一条门缝。西门靖没推门,从门缝里向房内看去......

????此时武骢也没闲着,打着荧光手电,简单的查看了厨房和卫生间,厨房里冷锅冷灶,米面粮食都没有,明显许久没动过火了。

????卫生间内倒也干净,干净到只有马桶和水龙头,其它别无他物。武骢用的荧光手电,是特工专用物品,不但光线微弱而且地面上的血迹、污渍包括别的液体痕迹,在荧光之下都无所遁形。

????荧光手电微弱的光芒照过地面,地上连一根头发都没有。武骢蹲下仔细的看了看马桶,顿时心细如发的他察觉到了不对,这房间明显是经过处理的,而且处理的相当仔细,任何痕迹都没留下。

????从卫生间里出来,他沿着墙壁向客厅走,一边用荧光手电仔细搜寻着痕迹。客厅内的墙壁光秃秃的,忽然一摸粉蓝色落入武骢眼中。

????这是一抹血迹,像是刷子刷上墙去的。在荧光之下,血迹的颜色呈现蓝色,越新鲜颜色越浅,粉蓝色应该是刚涂抹上去不久。武骢心里一动,暗想要出问题了。

????荧光手电的光芒,顺着这一摸血迹向上照去,血迹画了一个竖折勾,又像是个提手旁,再向上是一撇,一横。武骢向后退了半步,终于看清楚了,血迹在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我’字!旁边好像还有字。

????武骢将手电光圈调大,终于看清了墙上另外一个字是个‘必’。我必,这是什么意思?

????我必什么?没头没尾的解释不通呀!武骢猛然回头,手电照在对面墙上。只见空旷的墙上,写着两个触目惊心的粉蓝色大字‘杀你’!

????我必杀你!

????武骢视线中,正看见西门靖向主卧室里面探头,千钧一发之际,他也顾不得禁声的忌讳了,低低吼了一声:“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