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实在是很正常的一幕。(G G??d o W n)

????甚至一眼看上去就会让人下意识的觉得,这大抵上是哪个称职的哥哥,在这个时候带着自己的可爱妹妹出来逛公园了。

????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也没有任何可供指责的地方,毕竟要知道这个国家的法律从来就没有规定,十六七岁的少年人不能够带小孩子出来玩耍散心。而这个丧家犬公园也从来没有限制过任何人的出入,更加没有禁止过什么人不允许进来参观——

????老实说,如果真的有那样荒谬的条例的话,制定者如果不是脑子里稍有贵恙,大概就是神经打了死结。

????可是绫崎飒不这么样认为,对方绝对不是两兄妹甚至也不是普通人!他甚至在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那个少年身上的着装非常的干净利落,如果不是根据量身尺寸、穿衣习惯,一针一线的专门定制的话,是不可能会这么的贴合身形的。但是就算是完全不识货的人,大概也能够直觉的觉得有种非凡的感觉,配合着少年大步行走过来、步伐不快不慢的动作,竟然营造出一种相当奇妙的强大气场。

????还有那不知道因为想到了什么而微微翘起的嘴角,莫名其妙的就赋予了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众不同的吸引力。

????而那宛若是夏日繁星般璀璨明亮的眼眸,更是使得他的目光也似乎非常的具有侵略性,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要避开,不敢直视。

????这是强大的生物磁场带来的气势!

????“……!!”

????至少绫崎飒只是看了第一眼,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加速跳动了起来,以至于没顾得上仔细打量对方的容貌外表。

????这是一种非常玄奥的直感,是他这些年来一直在采取超出年龄段太多太多的方式挣扎求生,从而磨练出来的直觉能力。

????是在许多的困难冒险中磨练出来的,基于直感、第六感的危险回避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的容貌如何并不重要了。

????就连对方那好像是不会轻易浪费一丝力气,也根本就没有一丝力气可以浪费的、可以说是纤细的身材,也完全不重要了。因为表象如何并不能够代表什么,这个欠债管家非常非常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那种真实不虚的——

????“强大”或者说“危险”的感觉,如同不久之前那头三百公斤的大老虎给人的震慑感一般。

????深呼吸了一口气,欠债管家沉声向着身后的少女说道:“放心吧,这个人就交给我来对付,我一定会保护——”

????“穆修先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鹭之宫伊澄的声音显得很是惊诧,绫崎飒还完全来不及阻止,她就已经从欠债管家的身后走了出来迎上前去。

????她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举起一只袖子不知所措的掩住嘴巴,下意识的让自己的视线在四周到处游移着。但是即使如此,她也还是注意到了少年身上的某些细微的变化,尽管对方掩饰得很好。

????那种细微的变化是某种类似于灵能电气的气息残余,之所以说是“类似”,那是因为鹭之宫伊澄本身也不太了解这种力量。她只是知道京都的退魔师世家之中的忌野家,就一直致力于使用法术模拟雷电的力量,追求达到真正的雷法的境界。

????不过走过来的少年身上的那种细微的变化,并没有任何的属于法术的气息,也只是类似于灵能电气的感觉却不等同于灵能模拟出来的电气……

????等等,该不会是真正的雷电吧?!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时候,穆修也在少女身前大约两米之外的距离停了下来,他露出了一个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笑意的表情。

????“这当然是因为我家就在附近啊,鹭之宫小姐,之前去诊所的时候我们还从这公园里面一起走过来着的,你该不会已经忘记了吧……”

????回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金发萝莉,穆修继续转过头来慢条斯理,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温和的轻声说道:“说起来我还想要问一下,鹭之宫小姐你为什么在这里呢?我刚刚还被你的保镖拜托要注意寻找一下你的下落——”

????当然了,还有某个该死的绑匪的线索……不着痕迹的往浑身湿漉漉的欠债管家瞥了一眼,他在心里补上了这句话。

????“呼——呼——”

????因为穆修大步流星的缘故,金发的哥特萝莉也只能够抱住自己的玩偶,一路小跑才能够跟上来,现在正在微微的压抑着喘息的同时,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身体往穆修的身后藏去,不愿意面对这又出现的两个陌生人。

????“……”

????一旁的绫崎飒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都已经完全进入了临战状态,不管是神经还是肌肉都彻底的紧绷了起来,却没有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急转直下,强烈的反差让他短时间内做不出合适的举措。

????也正因为如此,他完全没有将穆修口中的“保镖”和之前的黑手党联系起来。

????“这个、这个……这是有着很深奥的原因的……”

????鹭之宫伊澄一下子小脸通红,举起双手在两边挥舞着,好似是一只蝴蝶扇动翅膀那样。很明显她是想要找一个听上去多少有那么一点儿说服力的理由,只不过这对于她来说貌似是件很艰难的事情。

????这是有着很深奥的原因的……?

????尽管好像这句话稍微有点儿耳熟的样子,可是少年还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笼罩住了她,单方面的做出了最合理也是最正确的判断:“迷路了吧?”

????“呜……”女孩一下子发出了微不可察的悲鸣,听上去像是什么小动物一样可爱。

????“因为你的保镖们已经和我说过了,你总是在不停地迷路。”穆修这样解释。

????但是这样的解释看起来效果不怎么好,或者倒不如说,是再次给了和服少女的脆弱心灵重重一击,让本来正准备解释一下的她整个人都瞬间僵住了。

????“是你!你是、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好人!”

????这个时候,欠债管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也终于是从那混混沌沌的思维状态之中挣脱了出来,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回想了起来眼前的这个让他感觉到危险却有略微有些许熟悉感的少年的所有线索,思绪一瞬间就回到了不久之前的、那个冰冷而又温暖的平安夜晚上——于是,他一下子惊喜的叫出声来,警惕的心情也随之直接散掉了。

????“……”刚刚才转向绫崎飒想要打个招呼的穆修,脸上刚刚凝聚起来的表情也凝固了。

????等等,这算是……好人卡吗?

????这家伙给自己发了人生中的第一张好人卡?!

????他只在脑海里转过这么一个念头,然后也非常自然的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果然是你啊,少年,看样子你好像已经从之前的那种废人状态脱离了出来呢,真是可喜可贺……嗯,看上去现在过得还很不错呢!”最后的这句话是他打量着绫崎飒身上的管家服,微微感叹着说出来的。

????不过这样子若无其事当面黑了别人一把的行为,还是让欠债管家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只是他本身就对眼前的少年怀有很强烈的感恩的心情,而且也的确是没有感觉到什么恶意,所以只是下意识的哈哈笑出声来:“还算好吧,我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

????“算是吧,不过你们这是……?”

????穆修点点头,然后视线在绫崎飒和鹭之宫伊澄两人之间互相徘徊了一会儿,最后定格在了前者那湿漉漉的狼狈模样上,以及欠债管家双手还下意识的捧住的破烂肮脏的羊毛外套上。而他的语气、视线、神态表情,都很好的表现出了一丝丝的困惑,以及一丝丝的好奇。

????当然了,也很好的提醒了某个忘记了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的人。

????“啊!糟糕!我忘记了——”

????欠债管家猛地触电了一样,如梦初醒的叫出声来,但是下一瞬间他的动作却又僵住了。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羊毛外套,又看了看旁边的鹭之宫伊澄,最后又看了看站在一旁微微歪着头的穆修。

????这个少年之前在冰冷的雪地里救了自己,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这个穿着和服的娇小女孩似乎也和他认识,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

????……

????……

????“总感觉这家伙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站在公园大门前,看着疾风一般的少年迅速远去,在身后拖曳出一道烟尘柱的背影,穆修忍不住这样感叹着。

????在他旁边的鹭之宫伊澄也是连连点头:“是啊,如果不将身体擦干的话,他很快就会感冒,然后就死翘翘的……”她的脸上满是担忧的表情,以及一种不知所措的神态。

????“不不不,我觉得区区的感冒是绝对不可能让他死翘翘的。”

????穆修满头黑线,稍微对比了一下欠债管家那比自己不解放生命禁区二阶之前,都还要更加健康、强壮、坚韧的身体素质——那平常状态就能够接近五百点左右数值的肌肉组织强度、神经反应速度、细胞活性以及免疫力强度,怕不是T病毒感染状态都能够直接豁免。

????这一次的话,对方最多就是因为接连的打击,加上湿漉漉的在寒风中吹了大半天的时间,才会被流感病毒怼翻,但是也只是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就会完全恢复过来。

????“算了,不说这个了……话说回来,鹭之宫小姐——”

????“那个,穆修先生,叫我伊澄就可以了。”

????“好的,那么伊澄小姐。”少年从善如流的改变了称呼,也不是太过在意这样的问题了,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空,“请问一下,接下来我是送你回去呢?还是……”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按照原来的计划前往目的地。可以吗,穆修先生?”和服少女低下头去,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道。

????“当然是可以了……”回头对下意识的露出了惊慌神色的羽濑川小鸠笑了笑,很好的抚慰了金发萝莉的情绪之后,穆修缓缓的问道:“那么,你希望怎么做呢?”

????鹭之宫伊澄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勇敢的鼓起勇气,问道:

????“请问……我到底要去哪里啊?”

????“……”

????穆修突然一窒,然后只得抬起头来用力地深呼吸了几次,才能够很好的缓解脑内的压力。

????……

????……

????虽然已经来过了一次,但是三千院家的宅院依然还是太过豪华,站在正门之前,围墙以及护栏几乎是向着两边延伸出去,一望无前无边无际。

????只不过站在门前的三人都没有什么惊讶的表现就是了,鹭之宫伊澄和穆修倒还好理解,但是就连中二萝莉羽濑川小鸠都只是抱住自己的恶魔兔,没有任何诧异的表现,这就比较奇怪了。因为穆修的印象之中,她的家庭似乎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

????“之前就来过一次,不过是直接坐直升飞机过来的,所以印象不是太清晰——抱歉带你们走了这么多的冤枉路。”随口解释着一路上浪费的时间,穆修先是用目光寻找着门上的按铃,找到了之后又转过头去说道:“带你来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吧,我们接下来还得找人,所以就……诶?她人呢?”

????羽濑川小鸠眨眨眼睛,抱住自己的兔子玩偶,无言的摇摇头。

????旁边的鹭之宫伊澄已经不见了。

????“真是神一般的迷路技能啊,该不会是已经进去了吧?”少年的嘴角狠狠的扯了几下,然后他重新转过头去,想要看一看这巨大宅院的里面的景象,却不料正好对上了一张满是肌肉线条的、粗犷的大脸——

????一大群黑西装在护栏之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为首的那个大汉虽然也带着疑似统一行头的黑色的墨镜,但是无疑是正在与他对视着。

????“你们很可疑啊,在这里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啊,那个……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玩牌的……要不要玩一局?”穆修面不改色的口胡道。

????“好啊,附近没有人是我对手——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给我老老实实的站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