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汉但在东京,每月逢五便往郑居中家里做客,郑贵妃也在,初一两次无异常,等待三次郑居中觉得不对味,这两人幽会选在自家,一旦事情败露,自己罪责难逃。(百度搜索"G g d O W N"每天看最新章节.)

????便找王汉谈话,让王汉断绝和贵妃间的来往,以免惹祸上身。

????王汉听完不喜,但也觉得有道理,长此以往,难免遭人闲话,但贵妃哪里又不能不去,他有许多事情要仰仗贵妃,尤其是官家的心思举动,蔡京在宫内放了许多耳目,王汉也要效仿。

????不同的是,蔡京是用财务贿赂,王汉则是用身体消耗。

????不能去郑居中家,又该如何跟贵妃相会呢?夜夜做飞贼?稍有闪失便会引火上身。

????后面和贵妃约定,每月逢五在小御街的老宅相会,哪里距离皇宫距离不过五百米,几步路便到,地处偏僻幽静,是见面的好地方。

????为遮人耳目,王汉将房屋改成书斋,内里放了许多书画,都是以前李清照从书摊上弄来的,装点成庄园茶道,无事便要邀请东京名人雅士来家里玩耍,讨论茶道,作词弄赋。

????王汉没有这方面才艺,但李清照有,对茶道极为讲究。另外,徐有容的连环画卖的极好,印刷工厂就设在小御街,有些等不及出版的读者都会跑来问,贵妃也在其中。

????每月逢五,贵妃都要亲自来看故事,故而闭门谢客,不接待其他客人。实际呢,连环画是王汉主笔写剧本,他才是真正的兰陵笑笑生。他写剧本要求僻静,所有人远离回避,故而瞒过家里妻妾。

????这日两人好过,贵妃酥软了半边身子,揽着王汉脖子道:“要是能日日跟你相处那该多好。”

????王汉说:“此事困难,皇宫大内不易进出。”

????贵妃便道:“要是能在地下挖条通道,专供你我往来,此事不是简单?”

????在皇宫里挖地道?!

????王汉吓了一跳,这女人不仅大胆,还满脑子的奇思异想。再仔细想想,徽宗中后期经常从地道钻出来去外面宿嫖玩耍,那条地道在何处?

????问贵妃,宫中可有地道?

????贵妃说:“只有水道,没有地道。”而后笑,“我只是说说而已,在皇宫挖地道通去外面,谁会这么大胆。”

????王汉回答:“除非官家自己,别人是不敢的。”

????贵妃便问:“官家干嘛要在宫中挖地道?”

????王汉说:“方便夜晚出来玩耍。”

????贵妃又问:“干嘛夜晚出来玩耍?”疑惑,“宫中秀女还不够多吗?”

????王汉说:“宫中秀女再多,也是一个模子,都对他奴颜婢膝的谄媚,外面的女子却不一样,别有风味。”

????贵妃眼珠转转,笑,“便是你所言,老婆还是别人家的好么?”

????王汉哈哈,贵妃便伸手拧他耳朵,“你个贼大胆,连官家都敢消遣,不怕官家知道,割了你的舌头。”

????……

????……

????东京冬季严寒,取暖多是用炭,普通人家用石炭,火力不旺,烟煤味也大,因而宫中取暖都是木炭,可如今连番建设,东京周围木材几乎被伐光,木炭要从南方山林运输,极不方便。

????眼看冬天将至,今年的份额木炭还未发放,有秀女抱怨宫内寒冷,官家便问皇后,为何木炭未发?

????皇后回答,今年宫中增添秀女五百众,木炭份额增多,火炉也要单独定制,故而要晚几日。又道:“如今后宫取暖,月销比往年多了三番。”

????皇后是抱怨皇帝娶的女人太多,皇帝还以为皇后勤俭,让人赶紧采办。正巧郑贵妃来到,接过皇后话头,“想要取暖方便减少支出,妾倒有个办法,听说赵令武家里用的是火道取暖,不需木炭,方便快捷,散热均匀。”

????火道取暖?却是个新鲜玩意,赵佶亲自去赵令武家里看,这才知道,他是在家里挖了许多地道,按照西北火炕的原理,生生把家变成一个大型火炕。便是在房屋下面挖地道,铺火砖,设计成九曲回廊十三拐,有排烟口,有进风口,让热气从房屋地下经过,从而让房屋暖和。

????赵佶在赵令武家吃了顿饭,大冬天热的淌汗,连脱好几件衣裳。回来后对工部交代,皇宫也要建地下火道。

????要建火道,只能是赵令武出图纸,只有他懂这个。赵令武拿着图纸跟官家解释,这种火道比较复杂,已经建好的区域无法施工,新建的延福宫倒是可行。

????官家说:“延福宫有火道便够了,主要是后宫嫔妃怕冷,百官上朝用火盆即可。”

????赵令武又说,地热尽管方便,但也有安全隐患,一旦发生火情,后宫都是易燃物品,救火困难,按照八卦原理,最好是留条水路,一旦有火,引水入内。便是说,要挖条地道通到外面护城河。

????另外,以防万一,还得有条逃生暗道,万一火势控制不住,人便能由暗道出入。而暗道的最方便处,就是官家所在之所。

????各种坑道,曲里拐弯,赵佶看的眼花缭乱,只让王汉自己决定。便是这段时间,东京矾楼进行花魁大比,文人骚客都去捧场,其中大晟府周邦彦力挺的红颜知己技压群芳,夺得头筹。

????那女名叫李师师,刚及十四,天生一副好嗓子,唱的是周邦彦名词《少年游·并刀如水》,一时间名满东京。

????正好官家升平楼赐宴,赵令武当众夸赞,李师师如何如何美貌有才,此女只在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多一份则肥,少一分则瘦。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惜自己不会作词,但凡有半点文采,也要去矾楼里耍一耍,尝尝李师师的味道。

????赵令武是京城有名的土包子风流人士,他说自己没文采,可瓦肆勾栏里唱的都是他的歌,什么妹妹坐船头,月亮之上,郎的诱惑,热情的沙漠,曾经的你,等等等等,可以说赵令武已经引领了东京当下的流行浪潮,成为大街小巷的追捧对象。

????但,追捧他的都是些没文化的贩夫走卒,那些有文采的,会作诗词的,都看他不起,觉得他的歌词直白粗俗,曲调也怪异,不够优美。

????故而,东京上流人士都说他是附庸风雅,强装文化,其实只会些歪才。大家对赵令武的文采不赞赏,但论道女人,却个个佩服,说他是千古风流第一人,最会玩。

????赵令武多会玩?

????他让妓馆上百个女子站成一排,自己蒙上眼,用手挨个摸,光是摸大小松软就能知道主人叫谁名谁,这游戏取名为盲人摸象。另外就是闻香识女人,凭借味道知道女子是谁。还有些低俗无耻的人们都说不出口,个个鄙视他,却又个个向往他。

????鄙视他的粗俗,向往他的敢作敢为。

????就算是官家当面,他也毫不掩饰,大谈特谈矾楼头名花魁的美妙,什么一线天,骆驼趾,小椒肉,听的赵佶云里雾里,喊他过去,一番细聊,果然勾起赵佶好奇心,要去矾楼参观。

????赵佶一去,就对李师师上了心,再也忘不了,尤其是她的那份纯真,和宫里女人截然不同。

????赵佶问周围,能不能将此人带回后宫?

????粱师成说官家想要,还不简单。

????王汉则哼哼两声,持反对意见,“李师师是矾楼的招牌,官家想要,怕是价格不低。”

????赵佶问要多少。

????粱师成估摸着,“十万该够了。”

????王汉瞟粱师成一眼,“二百万。”

????赵佶听了个机灵:“这么贵?一个女人,能养我一支军队。”

????粱师成却不服,“赵将军此言差矣,美人再好,也只是十年青春,何以如此天价?赵将军将她说的如此高贵,莫不是……有何关系?”

????说着呵呵,“我可是听人说,这李师师的玄女长袖舞,可是来源于玄女。”

????赵佶立时瞪眼,看王汉。

????王汉回答:“我家里有个舞姬也是矾楼出身,我教她一些动作,用来奉承客人,那舞姬觉得好,便教给了师师。至于我,和她并无关联。”

????粱师成想想,又阴阳怪气道:“既然官家想要,赵将军难道不该为君解忧?”

????赵佶也道:“正是如此,要说其他国家大事,我或许问别人能解,但美女相关,似乎整个东京只有令武兄弟称得上顶尖。”

????这是调侃王汉,说他为了抢女人曾经把人淹死在茅坑。既然王汉有这本事,自己想要个女人,还不是分分钟?

????王汉来气,也不看粱师成,只是假装思考,而后说,“办法有,就是麻烦些,容我私下跟哥哥说。”

????赵佶只当是什么好点子,结果却是,趁着后宫建火道,不如挖个地道,直通小御街王汉家中,夜晚换了服饰,去外面宿嫖。

????想想看,这李师师再好,一旦入宫,必然和其他女子一样,奴颜婢膝的伺候,失去了本来活力光彩,那还和其他女子有什么区别?

????俗话说的好哇,家花那有野花香,还是以平民身份和女人玩才更舒服。赵佶思索少顷,同意了。

????只是要走暗道,身边得有知己的人,此事还得粱师成来计划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