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这案件真是挺有趣的…”

????齐瑜心笑了笑,然后道:“先下去吧,别站着说。”

????就这样,三人下了楼,然后坐到了一起,齐瑜心给所有人都倒了茶后,这才道:“孟捕司,你可以继续说了。”

????“嗯…这里所有家丁婢女乃至站岗的士兵,都说没有见过镇北将军出过将军府,而镇北将军因常年驻扎北方,无妻无子,断定并非家庭纠纷。后来再调查政治纠纷,也没有任何发现,镇北将军没有出过将军府,也没有其他人进过将军府。”

????孟乾说完,齐瑜心随即双手抱胸轻蹙着眉头,道:“按道理说,镇北将军应当还在府内才是,可有搜出任何的密道?”

????“并无。”

????孟乾翻阅了很多调查结果,但是在将军府内,并无任何发现…

????“而且当时的家丁和婢女都扣留了好几月协助调查,只是一只都没有进展,后来这案件便搁置下来了。”

????孟乾把手中的书递给了齐瑜心,只是齐瑜心也并没有翻阅,只是看着两人,道:“想查这个案件…可是…该如何得到搜查令?”

????没有新的证据,很难申请到搜查令,除非…

????“我出去一趟。”

????齐瑜心想罢,便站了起来,齐瑜心突然的行动,让林清轩和孟乾都有些措手不及。

????“去哪儿,需要我们陪同么?”

????林清轩问道,齐瑜心只是摇了摇头,道:“不必,我去去就回。”

????齐瑜心没有告诉二人她要去哪里,而林清轩和孟乾也不敢贸然离开旧案放,便任由齐瑜心离开了。

????“齐捕司长这是要去哪儿?”

????“可能是去跟陶门主神情搜查令…”

????林清轩说完,便又坐了下来,抿了口茶,然后翻开那本调查记录,跟孟乾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齐瑜心一路直奔凤禧宫,是的,她并非去皇捕门,而是去了凤禧宫,她记得这个案子是赵慕言跟她提起的,若是跟赵慕言要求一下,说不定她会下旨让陶明毅给自己颁发搜查令,那么程序便会少很多。

????走到凤禧宫前,齐瑜心深吸了一口气,才踏前一步,梨儿便看到她了。

????“齐捕司长?怎么来凤禧宫了?”

????梨儿热情地走了过来,走向那个身着深紫色飞鱼袍的人,只见齐瑜心淡淡地笑着,因着天气炎热,她的额间还流着汗。

????“在下有事想要求见皇后娘娘,不知皇后娘娘可在凤禧宫?”

????齐瑜心拱手作揖,只见梨儿笑道:“在的,我去通传一声。”

????梨儿把手上的盆子交给了一旁的太监,嘱咐了几句后,便进去寝宫了。

????齐瑜心看着那太监拿走的盆子,不禁想到一件事儿,莫不是赵慕言才刚起?

????很快,梨儿便出来了,道:“娘娘请您进去。”

????齐瑜心一听,忽然有些紧张,拱手作揖,道了句谢谢后,便进到了寝宫里,而屏风后,是依旧穿得十分随意的赵慕言,看起来还未梳妆打扮,浑身散发着一种慵懒而性感的撩人气息。

????齐瑜心的心一滞,忽然浑身有些发麻,马上拱手作揖道:“参见皇后娘娘。”

????“不必多礼了。”

????赵慕言的声音还带了几分鼻音,慵懒至极,让齐瑜心半点移不开脚步。

????“你来找本宫,所为何事?”

????赵慕言坐到了铜镜之前问道,透过铜镜,看着镜内,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那个模糊的人影。

????“皇后娘娘可记得曾告诉微臣镇北将军失踪一案?”

????听及此,赵慕言挑起了眉毛,道:“本宫记得,齐捕司长打算翻查么?”

????赵慕言转头看向齐瑜心,只见她依然保持着拱手作揖的姿势,一如既往地死板。

????“是…只是因为没有任何新证据,在搜查令方面便多了很多程序,需要花很长的一段时间…所以…”

????齐瑜心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这是借人情,她还有两个人情都还未还给赵慕言。

????“所以,你想本宫下旨给你颁发搜查令?”

????赵慕言笑了笑,她是聪明人,自然能明白齐瑜心说的话,而她也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齐瑜心,笑容越发有深意。

????不知为何齐瑜心感觉到了压迫感,也有一阵冷香随着赵慕言的移动蔓延开来,让她不经意地后退了几步想要避开那令人迷乱的香味。

????“那齐捕司长该如何谢谢本宫才是?”

????赵慕言双手抱胸,嘴角带着一丝妩媚的笑意,只可惜齐瑜心始终不敢抬头,便失去了看这道风景的机会了。

????“微臣…微臣…”

????齐瑜心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回报赵慕言才好。

????“无妨,就当你再欠本宫一个人情。”

????赵慕言笑了,那抹妩媚的笑容中多了一分玩味,而齐瑜心一听,则是马上道:“好…”

????“你先回去吧,本宫知道怎么做了。”

????“是,微臣告退。”

????齐瑜心退了出去,而赵慕言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怔怔入神…

????看来在宫中,会多一些趣事儿呢…

????其实皇后也无法干预皇捕门的事情,但是赵慕言不同,皇帝唐渊是默许了赵慕言干预朝政的,赵慕言多多少少有着一定的势力,而赵慕言推出的几个政策,也的确收到了成效,得到了一些人的诚服,这才让她的权力巩固起来。

????齐瑜心回到了旧案房时,便听到了林清轩和孟乾在聊着天,笑得欢乐,隐约间还听见了他们提到南国的长公主,唐亦柔。

????“瑜心,回来啦!”

????“齐捕司长!”

????林清轩甜甜地叫了齐瑜心一声,而孟乾则是挺直腰背站起来迎接齐瑜心,齐瑜心不由得一笑,笑着两人截然不同的反应。

????“日后便是同僚,不必捕司长地叫着,叫我瑜心便好。”

????旧案房人少,齐瑜心也不太在乎这了的礼数了,叫着舒心便是。

????“好的,齐捕司长!唔…”

????孟乾说完,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便见林清轩在一旁咯咯发笑,笑他的木讷。

????“刚才听到你们说长公主殿下,她大概是三日后便回到京城了吧?”

????齐瑜心说完,想起了这个传奇的长公主,唐亦柔来。

????唐亦柔,当今皇帝最小的妹妹,年仅二十,只是尚未招驸马,倒是喜欢带兵,只是她也并非金戈铁马的女将军,而是囊中藏有无尽乾坤的女诸葛。

????她是军中的幕僚,也是东方边关的首席军师,在军营人人都尊称她一声先生,而在京城,她是巾帼不让须眉的长公主。

????女中诸葛唐亦柔,朝中妖后赵慕言,这两人一直为南国津津乐道,虽说赵慕言的名声没有唐亦柔那么好,但是她的坏名声也仅仅是在那个思想迂腐的官吏心里了。

????“嗯,听说这次东方的战事已经平息,云国已经派了使者回来送和平协议书,看来这次长公主殿下能够好好休息了。”

????孟乾说完,林清轩只是笑着应了一句,只是嘴角却有人不曾察觉的欣喜之意。

????“嗯,看起来这次长公主殿下会留很久。”

????齐瑜心才说完,门外传来的脚步声便让三人停下了说话的声音。

????叩叩…

????“是我,能进来么?”

????三人转头看去,便见陶明毅站在门外,而且满额的汗水,看起来非常急。

????“可以的陶门主。”

????齐瑜心看着陶明毅,林清轩和孟乾也马上站了起来,迎接皇捕门的门主。

????“我是来给你搜查令的。”

????陶明毅说完,从怀中拿出一张搜查令,齐瑜心有些惊诧,这不是才刚刚去了凤禧宫么,怎么搜查令就来了,就算高效率,这也不至于啊!

????“这…”

????齐瑜心一时反应不过来,陶明毅笑道:“昨日晚上便收到了皇后娘娘的懿旨,勒令旧案房调查镇北将军失踪一案,今早我便亲自来送搜查令了。”

????昨晚?…昨晚便已经下了旨?

????齐瑜心忽然觉得被摆了一道,自己亲自去请旨,这不是多此一举,而且…还应下了那一口人情债!

????“谢谢…谢谢陶门主。”

????看得出齐瑜心有些窘迫,陶明毅便好奇问道:“怎么了瑜心?”

????“没事儿…”

????齐瑜心忽然觉得这个赵慕言当真是有几分恶劣,明明早就下了旨,方才自己去请旨的时候,她居然一脸不知情的样子…

????“这个案件是皇后娘娘亲自下旨的,看起来皇家非常重视,若是需要什么帮忙,尽管开口便是。”

????陶明毅也从未想赵慕言会突然插手这个事情,而且是指定旧案房亲自翻查,齐瑜心亲自率领。

????“嗯,好,谢谢陶门主。”

????齐瑜心接下搜查令后,陶明毅便道:“我还有事,先回皇捕门了。”

????“好。”

????陶明毅走后,齐瑜心这才露出一脸委屈的模样,虽然说到底都是赵慕言的人情,只是被耍了的感觉让她心里不好受,有些许的委屈。

????“有搜查令我们就可以去调查将军府了!”

????孟乾握拳,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而齐瑜心淡淡地笑了笑,道:“嗯,先去调查将军府,看看有什么地方是我们看漏了的。”

????“好!”

????孟乾应下后,林清轩便道:“如今旧案房有三个人了,一人留下,其余两人外出调查,可好?”

????“好。”

????齐瑜心点了点头,看向孟乾道:“那孟捕司就跟我去调查一番将军府吧,清轩你留守。”

????“嗯…”

????齐瑜心其实记得的,林清轩说过她的癸水来了,齐瑜心知道那种滋味,所以便让她好好待在旧案房休息。